·郭金龙:维护首都良好形象 保障群众欢度国庆
·张德江、俞正声分别会见白俄罗斯总统卢卡申科
·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7周年 国务院举行国庆招待会
·中共中央举行纪念刘华清同志诞辰100周年座谈会
 支部生活 >>党课示范

方世南:绿色发展理念对马克思主义发展观的继承和发展

2016-09-28 15:06来源:《思想理论教育》作者:

  党的十八大和十八届五中全会确立的绿色发展理念是中国共产党人对自然界发展规律、人类社会发展规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规律和中国共产党执政规律认识上的深化和理论上的飞跃,是坚持人民主体地位和实现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的具体体现,是在统筹协调人与自然、人与社会以及人与人的关系中促进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发展的根本举措,是对马克思主义发展观的继承和发展。绿色发展理念是当代中国与时俱进的马克思主义发展观。绿色发展理念继承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发展规律论、发展价值论和发展方法论。

  一、绿色发展理念继承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发展规律论

  绿色发展理念是对发展规律的正确反映。发展是一个反映和遵循客观规律的过程。发展的客观规律是事物在发展过程中蕴涵着的本质的必然的联系。马克思主义发展规律论是马克思主义对社会发展规律的认识所形成的基本观点。绿色发展理念继承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发展规律论,主要表现在继承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关于人与自然、人与社会在自然基础和实践基础上生成和发展的规律论,继承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关于自然、社会和人组成的社会有机体协调发展的规律论,继承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关于人的能动性和受动性相统一的规律论。

  1.绿色发展理念继承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关于人与自然、人与社会在自然基础和实践基础上生成和发展的规律论

  马克思主义科学地界定了自然与人的关系,一是自然对人具有先在性和客观性,人和人类社会是自然界的一部分,依赖于自然界,人直接地是自然存在物,人既是自然存在物又是具有思想性和能动性的社会存在物,能够认识自然界的本质和规律,协调好与自然界结成的休戚与共的关系。这表现出马克思主义在自然与人的关系问题上的唯物论和认识论立场。二是自然与人通过人的实践活动形成双向生成的关系,环境改造人,人也改造环境,“环境的改变和人的活动的一致,只能被看做是并合理地理解为变革的实践”。[1]马克思主义这一思想体现出在自然与人的关系问题上的唯物辩证法立场。三是人与自然的关系在实践中具有动态变化性,在不同的历史时期和不同的社会发展阶段,人与自然的关系具有不同的内容以及不同的表现形式。马克思主义这一观点体现出在自然与人的关系问题上的社会历史性立场。

  绿色发展理念就是一种建立在实践基础上的人自觉地尊重自然、认识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的生态文明理念,体现了人类必须按照自然规律、社会规律发展的思想,说明经济社会发展首先要建立在资源环境等生产要素的有力保障的自然基础上,只有切实地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才能有效维护经济社会发展与资源环境及生态系统的平衡,使经济社会发展能在自然与社会资源的均衡互馈中,保持自然资源的承载力和有效供给,实现可持续发展。

  2.绿色发展理念继承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关于自然、社会和人组成的社会有机体协调发展的规律论

  马克思借用英国斯宾塞依据生物有机体的结构得出的社会有机体概念,扬弃了黑格尔在唯心主义基础上把国家比作“有机体”的“社会有机体”范畴,在唯物史观立场上阐述了社会有机体是由人及其社会生活条件和要素所构成的有机联系的整体。其中,自然环境和人口是构成社会有机体的两个重要前提条件和组成部分。马克思指出,人是名副其实的自然动物,人和人类社会都是自然界的一部分。人类的存在和发展,一刻也离不开自然,必然要通过生产劳动同自然进行物质、能量的交换。人类社会的产生和发展是一个自然历史过程。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指出:“劳动首先是人和自然之间的过程,是人以自身的活动来中介、调整和控制人和自然之间的物质变换的过程。人自身作为一种自然力与自然物质相对立。为了在对自身生活有用的形式上占有自然物质,人就使他身上的自然力——臂和腿、头和手运动起来。当他通过这种运动作用于他身外的自然并改变自然时,也就同时改变他自身的自然。”[2]马克思同时认为,随着生产力水平的提高,人类认识自然、改造自然的能力不断增强。恩格斯分析了动物利用自然界和人利用自然界的差别:“一句话,动物仅仅利用外部自然界,简单地通过自身的存在在自然界中引起变化;而人则通过他所作出的改变来使自然界为自己的目的服务,来支配自然界。这便是人同其他动物的最终的本质的差别,而造成这一差别的又是劳动。”[3]

  马克思、恩格斯预见到,随着人类实践活动的深入进行,人与自然的关系会发生深刻变化,特别是工业社会以来,自然已不是原来意义上的自然了,已经成为到处都留下人类意志和人类活动印记的自然,即人化了的自然。[4]马克思指出:“如果懂得在工业中向来就有那个很著名的‘人和自然的统一’,而且这种统一在每一个时代都随着工业或慢或快的发展而不断改变,就像人与自然的‘斗争’促进其生产力在相应基础上的发展一样。”[5]

  马克思、恩格斯提出的“人化自然”概念充分表明,绿色发展是由自然、社会和人组成的社会有机体协调发展的规律决定的。随着人与自然之间的相互联系和相互渗透关系越来越密切,人与自然形成的共同体相互之间的依存度也会越来越高,必然要求人类在认识自然、改造自然、推动社会发展的过程中,不仅要自觉地接受社会规律的支配,而且要自觉地接受自然规律的支配,促进自然与社会关系的稳定和同步进化,推动自然与社会的协调发展。

  3.绿色发展理念继承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关于人的能动性和受动性相统一的规律论

  马克思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精辟地阐述了人的能动性和受动性相统一的关系,他说:“人直接地是自然存在物。人作为自然存在物,而且作为有生命的自然存在物,一方面具有自然力、生命力,是能动的自然存在物;这些力量作为天赋和才能、作为欲望存在于人身上;另一方面,人作为自然的、肉体的、感性的、对象性的存在物,同动植物一样,是受动的、受制约的和受限制的存在物,就是说,他的欲望的对象是作为不依赖于他的对象而存在于他之外的;但是,这些对象是他的需要的对象;是表现和确证他的本质力量所不可缺少的、重要的对象。”[6]马克思认为,人的实践活动和认识活动都体现了能动性与受动性的统一,表现了人与自然的对立统一关系,展示了人的本质力量以及能力。

  马克思主义发展观将人的能动性和受动性相统一的关系看做是社会发展必须遵循的一条客观规律,揭示出人的实践活动虽然显示了反映人的本质力量的能动性,但是,也加剧了人类与自然关系的紧张程度,在阶级社会加剧了人与人之间的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状况,促使生态矛盾与社会矛盾交织和并存。人类虽然在自然面前具有目的性、能动性和创造性,但是,作为生物学意义和社会关系产物意义上的人,又具有盲目性、受动性和守成性的一面,即人类的一切活动,其能动性再大,都始终要受到自然条件和社会条件以及人自身条件的制约,始终要受到客观规律的制约。

  绿色发展理念将弘扬人的主体性、能动性与注重人的受动性结合起来。恩格斯认为,如果不能很好地协调人类与自然之间的作用与反作用的关系,就会出现自然界对于人类的严重报复现象,会严重地影响人类正常的生存和发展,导致人与自然关系的紧张和不协调。

  二、绿色发展理念继承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发展价值论

  绿色发展理念不是一个价值虚无或价值中立的概念,而是一个具有深刻价值意蕴的概念。绿色发展理念继承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发展价值论,主要体现在继承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人的价值与自然价值统一论、代内价值与代际价值统一论、民族价值与全球价值统一论。

  1.绿色发展理念继承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人的价值与自然价值统一论

  长期以来,许多人以马克思在《评阿·瓦格纳的“政治经济学教科书”》中的这样的一句话作为价值定义,“‘价值’这个普遍的概念是从人们对待满足他们需要的外界物的关系中产生的”,[7]进而错误地认为,价值在于满足人们的需要,也就是说凡是能满足人们的需要,对人有用的就是有价值的,否则就是无价值的。客观事物有没有价值以及价值的大小,都由人的需要和有用性作为衡量标准。其实,这句话并不是马克思的话,更不是马克思对价值所下的定义,而是被马克思讽刺为“蠢汉”和“学究教授”的瓦格纳的话,是瓦格纳的错误价值定义。

  马克思主义价值论是揭示主体与客体之间关系的范畴,价值表明的是主体与客体之间的一种互益性关系。主体与客体之间存在着互益性关系,就体现出价值属性;单独主体一方有益而客体无益,或者相反,就是无价值或者负价值。一句话,一方有益,另一方无益,就谈不上什么价值。一般而言,主客体之间互益性程度越大,价值也就越大,否则就越小。价值存在于和内隐于主客体双方,不能由主体或者客体单方面说了算。[8]自然界是人类生活和实践的客体系统,没有自然的存在以及自然的价值,就不可能有主体人自身的价值。人必定生活在自然环境之中,要在与自然环境的关系中获得自己的价值,就必须承认自然的内在价值,否则,主体就没有自身价值可言。因此,承认自然价值与承认主体人自身的价值具有一致性。绿色发展理念内蕴人与自然的双重价值,坚持了马克思主义人的价值与自然价值统一论,与割裂这种统一关系的人类中心主义和非人类中心主义划清了界限。

相关新闻
评论留言

已有20人参与  查看全部留言

用户名: 密 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