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金龙:维护首都良好形象 保障群众欢度国庆
·张德江、俞正声分别会见白俄罗斯总统卢卡申科
·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7周年 国务院举行国庆招待会
·中共中央举行纪念刘华清同志诞辰100周年座谈会
 数字党建 >>热点透视

西安村主任10年贪腐过亿 两委会8干部集体沦陷

2016-09-01 10:04来源:经济参考报作者:

  “小小村主任,贪腐过亿元。”这是《经济参考报》记者近日在陕西西安发现的一个基层“巨贪”案例。近年来,在纪检和检察院等反腐部门查处的违法违纪案件中,地方涉及村官腐败的案件呈逐年上涨趋势,涉案金额屡创新高,且腐败花样不一,折射出惩防基层“蝇贪”治理之迫。

  村干部贪腐过亿两委会“沦陷”

  东滩社区是西安市南郊一处城中村社区,由原东滩村村委会改制而来。2014年底,社区主任于凡因为巨额贪腐被西安市雁塔区纪委立案调查。这一案件始于2011年东滩村的改制。当时,东滩村被纳入城中村改造范畴。为保障失地农民权益,按政策村里留有130亩生活依托地,村委会可主导开发,利益由村民共 享。

  自30多岁在换届选举中当选村主任后,近10年经营,于凡把持了东滩社区的大小事务。土地开发,首先要选择开发商。于凡以土地开发权为筹码,向开发商提出“进贡”要求,谁同意就给谁。

  在纪检机关的调查中,于凡这样交代:“村里的生活依托地不需要招拍挂,开发商可以省去很大一笔买地资金。当时西安楼市一路看涨,很多企业都盯着这块地,在这儿盖楼,只需给村民补偿一部分房子,剩余部分转手就能赚一个亿。”

  “开发商在这块地上获利更大,我要点好处费是应该的。”于凡说,土地所蕴含的巨额利益,让他觉得有了与开发商讨价还价的资本。在与多家开发商洽谈后,于凡向一家开发商索要到5000万元巨额好处费。

  在同开发商签订合同时,于凡再次提出,必须将价值数千万元的部分工程交给自己承揽,且费用远高于市场价格。之后,他再将工程转包出去,攫取巨额利润,涉案金额累计高达1.2亿元。

  雁塔区监察局工作人员说,这起案件涉案人员级别低,一次性索贿金额却如此之高,令纪委办案人员大为震惊。今年3月,经雁塔区纪委研究决定,于凡被开除党籍,移送司法。为了减少阻力,于凡还曾怂恿开发商通过赠送干股、帮助偿还借款、直接给付现金等方式,贿赂社区党委书记及两委会全体干部,让他们和自己成为 “一条绳子上的蚂蚱”,村两委会8名干部集体“沦陷”,被立案审查。

  地头蛇贪心不足症结何在

  “我的地盘我做主”,在于凡身上表现得尤为明显。东滩村一些村民说,于凡平时为人比较霸道,在村里说一不二,没人敢挑战他的权威,就连党支部书记都要“让他三分”,基层党组织几乎被他“架空”。

  “基层社区村组干部职务虽小,但权力不小,特别是近年来在新城建设、旧城改造等领域,涉及投资金额大、工程项目多,面对巨额利益诱惑,往往铤而走险。”雁塔区纪委宣教室负责人赵澎涛分析说。

  记者还发现,村干部贪腐现象,尽管程度不同、手段不同,近年在基层却有一定普遍性,有的甚至存在“延续性”。去年陕西省延安市纪委查明,延安市吴起县白豹 镇许岔村原支部书记张生有违规为家属和他人办理低保,在管线建设工程中收取好处费;伪造学历证书取得村医资格,骗取村医补助金。许岔村原党支部书记许宪 银,挪用征地补偿款。许岔村原党支部书记刘胜宝,现任党支部书记史纪昌等人,在本村管线工程中收受好处费。

  “为什么一些基层干部,尤其是村干部会出问题?说到底和个人的素质分不开,在很多方面没有严格要求自己,没有真正把自己看作人民群众的公仆。”陕西省石泉 县池河镇党委书记胡先武说:“加之前几年监督、管理也不到位。有的人就认为,当村干部划不来,要么就利用手中的公权,多少要捞回来一点。”

  对此,陕西省汉阴县涧地镇党委书记冯尚生表示,在一些地区,基层干部特别是村干部的报酬过低,也是一个不可忽视的因素。“当村干部至少要具备三点,张口能 说,遇到复杂的问题能处理,在村里有较高的威信。因此村干部可以说都是村里的‘能人’,一年挣五六万元,是很轻松的。”冯尚生说:“但被选为村干部后,只 有一两万元,还要办公、坐班。报酬和能力不成比例,他难免就会心理扭曲了,人家找办事给送点,他就感到满足。”

  全国政协委员戴秀英认为,导致部分村干部贪腐的主要原因,一是民主选举被扭曲,农村家族势力左右着民主选举,个别村干部凭借家族势力,“称霸”一方;二是 村务不公开或公开走过场;三是村级财务管理混乱缺乏监督制约,权、钱、账一人独揽居多;四是村级领导素质偏低不团结居多,导致村民得不到实惠,怨声载道, 上访告状不断。

  制度监督下基层反腐新常态

  据陕西省石泉县纪委书记王仁康介绍,2014年至今,石泉县纪检监察机关共受理信访举报484件,涉及村级199件,占信访总量的41.1%;处置问题线索482件,涉及农村干部269件,占55.8%;给予党政纪处分269人,其中农村干部133人,占49.4%。

  王仁康说,这些数据反映出农村党员干部违纪现象信访量大、查处量大的特点。因此,防治村干部贪腐必须将从严治党向基层延伸,是顺应基层反腐新常态的现实选择,是密切党和干部群众关系的需要,也是对村干部的保护。

  戴秀英指出,国家要加强对村干部权力的监管,让纪检力量下沉到乡村。把村级权力牢牢束缚在制度笼子里,从根本上扭转“村干部大贪”现象。完善镇村督促指导 制度,乡镇党委政府要加强对村基层组织的指导、监督、管理,帮助村委建立健全规范化、操作性强的村民自治条约,指导村集体设立村监事会,建立镇、村委会干 部违规操作责任追究机制。

  多位乡镇干部表示,在遏制村干部腐败方面还需要推进村级反腐的制度化建设。从制度层面解决村干部能力不强、作用发挥不好和违纪违法问题较多的现象。严格落实村民自治制度;实行村干部离任和在任经济责任审计,对发现违法违纪问题的要严格查处。

  同时,还要加强村民监督委员会建设,保障村民知情权、决策权、参与权和监督权,对村级政务、财务中的重大问题进行全程监督;加强对村干部廉洁自律培训教育,通过安排村干部进行述职、述廉和村民代表评议,加强对村干部的权力滥用监督,压缩村干部的腐败空间。

  

(责任编辑:山成忠)


相关新闻
评论留言

已有20人参与  查看全部留言

用户名: 密 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