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金龙:维护首都良好形象 保障群众欢度国庆
·张德江、俞正声分别会见白俄罗斯总统卢卡申科
·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7周年 国务院举行国庆招待会
·中共中央举行纪念刘华清同志诞辰100周年座谈会
 数字党建 >>热点透视

山西蒲县“限期十天卖羊令” 碾碎农民致富梦

2016-09-01 10:04来源:中国青年报作者:胡志中

  蒲县黑龙关镇养羊农民杨元眼用卖羊后空下的羊圈养起了鸡。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胡志中/摄


  “镇上要封山禁牧,限我10天内必须把羊卖掉,否则就要罚款”

  7月11日,农民陈齐(化名)决定“豁出去了”,他要赶着羊,逃出蒲县。

  陈齐是山西省临汾市蒲县黑龙关镇的村民。5年前,他因为腰伤严重不再外出打工,开始在村里靠养奶羊过活。经过5年的苦心经营,奶羊的数量从最初的30多只发展至如今的150多只,陈齐心里高兴,觉得日子有了盼头。

  然而,今年6月,村主任的一个来电,几乎碾碎了他想靠养羊致富的念头,陈齐整个人都变得惶恐起来。

  “镇上要封山禁牧,限我10天内必须把羊卖掉,否则就要罚款。”陈齐说,突如其来的“卖羊令”,令他无法接受,“封山禁牧查的是山羊,我养的是奶羊,都是在荒地、河滩里放,又不进林子,为啥也要卖?”陈齐告诉记者,虽然奶山羊是山羊的一种,但一上山就自己往下走,主要吃草籽。

  然而,村主任、护林员还是一次次催他卖羊。没过几天,他被告知,查羊的人已经到了镇上,“你想办法吧”。

  “我除了养羊干不了别的。”在陈齐眼里,这些羊就是他的命。

  再三思量后,他回家打好了铺盖卷,带着老伴儿、儿子,赶着羊,躲进了蒲县周边的山里。“出了蒲县地界,只要在其他县封山禁牧区以外的地方放羊,人家并不管。”陈齐说。

  当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辗转联系到在山里放羊的陈齐时,一家人和羊已经在外躲了26天。据陈齐说,目前他们和羊蜗居在几间废弃的连排土房中,屋小顶漏。那里曾被用来养殖孔雀,没有羊圈,人吃的水要靠骑三轮车下山拉。

  “实在忍不了了,和羊住一起太脏太臭,现在雨水多,屋子还漏水,整日就是在泥里过活。”陈齐告诉记者,自己的腰疼病犯了,疼痛难忍。因为山上可饮用的水源不多,房子又小,不少羊现在水土不服,上火起了口疮。

  “你能不能帮忙问问,让我们回去?”陈齐一家想要回家,又怕被查,“现在实在不是卖羊的时候,如果确实不让放,至少让我们熬到秋后,羊价起来些马上卖,以后再不养了。”

  和陈齐一样,蒲县农民席全保也接到了镇上要求10日内卖羊的通知。

  据席全保回忆,2014年县里鼓励农民发展养殖业,他和外甥张建平因此萌生了养羊致富的想法。当时县里还出了鼓励政策,养羊户可携相关手续在农村信用社办理贷款。席全保家拿出5万多元积蓄,又办理了5万元贷款,还向亲戚朋友凑了两万多元,建起羊圈,买回80多只羊,成立了蒲县建鑫种植养殖专业合作社。

  两年多来,尽管羊价并不尽如人意,可羊养得不错,席全保也干劲正足。然而,镇里通知他开的一次会,让他傻了眼。

  “镇上要封山禁牧,限制我10天内必须把羊卖掉,后来又交代要一周内卖光,否则就把羊拉走,还要罚款。紧接着没几天,镇政府、林业局就有人到了家里,催我卖羊。”席全保说。

  席全保想不通,他养的羊大多都是绵羊,又有正规的合作社手续,“为什么必须卖掉呢?”

  他找到镇里,提出将绵羊圈养,保证不在野外放牧,也遭到拒绝,得到的答复是:“圈养你肯定不达标,就不要想着圈养,想办法赶紧卖”。

  为什么要限期卖羊

  近日,记者在蒲县走访时了解到,不少村庄的养羊散户都接到过通知,有的还被叫到镇里开会,限期10天内卖掉羊。

  记者在一份蒲县关于加强封山禁牧的通告中看到:“严禁任何人在野外放牧山羊”“凡在野外放牧山羊的,每只羊处以100元的罚款,并限期变卖处理”。其中明确指出,“禁”的是山羊,而未将绵羊等品种划入禁养范围。

  然而,记者在对蒲县黑龙关镇南湾村、化乐村委柳沟村民小组、黄家庄疙瘩村、西沟村委高那凹村民小组、黑龙关镇碾沟村前屯里和后屯里等多个村庄的养羊户走访后发现,除养殖山羊的散户外,绝大多数养殖绵羊等其他品种羊的养羊散户也都接到了镇政府、村委会限期10日内卖羊的通知。

  对县里的做法,不少养羊户抱有疑问:为什么县里两年前鼓励养殖,如今却要限期卖羊?县里的封山禁牧公告写明了严禁在野外放牧山羊,并未涉及绵羊等羊种,为何绵羊养殖户也被通知要限期卖羊?

  针对以上困惑,记者向蒲县林业局了解情况。该局副局长张强告诉记者:“蒲县全行政区域都是封山禁牧区,没有牧业用地或者牧草地,都不能散养羊。”

  据张强介绍,蒲县属于吕梁山生态脆弱区,县域东面是黄河一级支流兴水河的发源地,县域西面是残垣沟壑区,基础条件不适合在野外放牧,生态承载能力有限。该县封山禁牧工作并非一时兴起,早在2000年就已展开。

  蒲县新闻办提供的资料显示,禁牧10多年来,蒲县全县林木覆盖率从2000年的31%提高到现在的53.5%。近年来,蒲县部分群众放养山羊的现象出现反弹,野外放牧毁林事件时有发生,对蒲县造林绿化工程和“两个十万亩(十万亩核桃、十万亩马铃薯)”富民工程形成威胁,特别是由此导致的植被破坏、水土流失问题有所抬头。

  “老百姓都知道在封山禁牧区放牧不对,可是养羊户内心并不认可。”“对于圈养,2014年蒲县出过封山禁牧的实施细则,里面明文规定,符合规模的圈养,政府可以在棚圈建设等方面给予适当补贴。”张强说,之所以让部分绵羊养殖户卖羊,主要是因为很多农户散养绵羊达不到县里规定的养羊标准,比如圈舍不配套、饲料储存条件不达标等,“这个肯定要取缔”。

  对此,山西农业大学动物科技学院院长刘文忠教授说:“首先要明确两个概念,封山禁牧是针对规划的林地、草地禁牧,对于除此之外的农田、草地、坡地等不算林地的,不应该属于封山禁牧区,可以放牧;山羊的脾性是放牧为好,绵羊圈养效果要比山羊的好,但也并非山羊就不可以圈养。”

相关新闻
评论留言

已有20人参与  查看全部留言

用户名: 密 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