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金龙:维护首都良好形象 保障群众欢度国庆
·张德江、俞正声分别会见白俄罗斯总统卢卡申科
·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7周年 国务院举行国庆招待会
·中共中央举行纪念刘华清同志诞辰100周年座谈会
 数字党建 >>人物
贺炳炎

“独臂将军”贺炳炎:“五上五下”甘当“补缺官”

2016-07-12 10:55来源:《世纪风采》作者:

  


  一下一上:补缺十九团团长

  1933年春,“左”倾路线在湘鄂西的代表夏曦把“肃反”扩大化推到极致,一批批党员、干部被当作改组派“肃”掉了,红三军几乎到了毁灭的边缘。时任红七师十九团团长的贺炳炎,在痛别战死的父亲后不久,就听到了要抓他的改组派的风声。

  改组派全称“中国国民党改组同志会”,是国民党内汪精卫派系向蒋介石争权夺利的一个小团体,已于1931年解散。可就是这个短命的东西,却被“左”倾路线用来大做文章。

  尽管贺炳炎连改组派是哪三个字都搞不清楚,但他深知一旦背上这个“罪名”凶多吉少。他独自一人爬上驻地旁边的山头上待了一整天,也想了一整天:自己16岁就跟父亲从松滋老家跑出来参加革命,在红军里长大,现在父亲牺牲了,就这么跑回家对得起谁呀?再说是不是改组派自己心里有杆秤。他决定留下来,要抓要杀听便,就是死也要死在革命队伍里。

  深夜,他回营地刚刚躺下,五六个“肃反”队员闯了进来,不容分说地把他捆起来。贺炳炎大声吼道:“你们凭什么抓我?”“凭什么,听着。”为首的“肃反”队员拿着一张条子念道:“贺炳炎犯有改组派罪行,即日起开除出党,进行隔离审查。中央湘鄂西分局书记、军委分会主席夏曦。” “说我是改组派,拿证据来!”“证据你自己会招出来的!”

  贺炳炎生性倔强,不管受到怎样的刑讯逼供,他始终据理抗争,毫不屈服。部队不停地转移,贺炳炎被押进了由所谓的“改组派分子”组成的“改组派连”。一天,夏曦从改组派连路过,贺炳炎犟着跨出队列质问:“夏主席,你说我哪点是改组派?”夏曦推了推近视眼镜,蛮横地说:“哪点都是。你要老实交代你们的头头来!”

  正在这时,前方忽然枪声大作,红军前卫与国民党军队发生激战。贺炳炎任职的十九团因他被抓,群龙无首,一开战就乱了套。红七师师长卢冬生急得直骂娘,赶忙派通讯员到“改组派连”“借”贺炳炎当团长指挥作战。

  夏曦本不想让贺炳炎去,但又怕打了败仗,只好装聋作哑,匆忙离开了“改组派连”。

  枪声就是命令,等“肃反”队员下掉手铐,贺炳炎抓起通讯员送来的驳壳枪,箭一般地冲上战场,组织十九团进行反攻,迅速扭转了不利的战局。

  二下二上:补缺特科大队长

  战斗胜利了。贺炳炎看着阵前满山遍野的敌人尸体,一边高兴地擦着头上的汗水,一边下意识地把驳壳枪往腰里插。“把枪给我!”跟在贺炳炎身后的“肃反”队员冷冷地说,随即一副锃亮的手铐又铐住了刚刚杀敌的双手。

  贺炳炎被押回“改组派连”。他个子不高,但长得壮实,臂力过人,平时摔跤,很少有人能胜过他。“肃反”队员都知道他性子刚烈,别人用一根绳子捆,对他则用几根绳子,不光捆住他的臂膀,还套住他的脖颈,前面一个人牵,后面一个人拉。后来还给他上反铐,戴重镣,行军时把沉重的米袋、大捆的草鞋架在他肩上。

  关押到第29天,贺龙发现贺炳炎蓬头垢面押在“改组派连”,便找夏曦问:“为什么抓贺炳炎?他还没马高就跑来当红军,我亲眼看他长大,他的历史我清楚!你为什么不问我,难道对我也不相信吗?”

  夏曦反驳道:“不要激动嘛,胡子。肃反是中央的正确决定,这个问题很复杂,谁也不能给谁打保票。”贺龙据理力争:“贺炳炎我了解,我敢保!你想过没有?他从不怕死,冲锋在前,撤退在后,我们还信不过,要抓,要杀,那今后还有哪个跟我们干革命啊?”“那你说怎么办?”“放,坚决放!”夏曦想了想说:“放可以,但不能他让当团长,顶多当个管理员。至于党籍嘛,我是中央分局书记,我说了算。”

  夏曦虽然答应放,但给贺炳炎留了一个“改组派自首分子”的“尾巴”。

  贺龙把贺炳炎安排到军部做了管理员。8月份,夏曦带来七师留守鹤峰根据地,贺龙和政委关向应带领军部和九师到宣恩、咸丰、利川开辟新区。

  9月23日,军部和九师抵驻著名的“神兵窝”咸丰县黑洞镇,收编了以庹万鹏为首领的神兵700余人,改编为特科大队。贺龙很重视被收编神兵的改造,点名让贺炳炎去当大队长。

  神兵是带有封建迷信色彩的土著武装,神兵士兵绝大多数是穷苦农民出身,作战相当勇敢,但他们迷信吞朱砂之后打不进、杀不进。贺炳炎因势利导,启发他们的阶级觉悟,破除迷信,带领他们到战火中锻炼,使特科大队很快成为一支能打硬仗的队伍,人们都称它“铁壳大队”。

  三下三上:补缺十八团团长

  1933年12月,红三军七、九两师在石灰窑会师,特科大队被编进七师,为极度困难的红三军补充了一股有生力量。贺炳炎没有队长当了,又因“自首分子”的政治“尾巴”,不能回部队任职。他心里很憋屈,但还是听从安排回军部继续当管理员。

  1934年6月,红三军转战到黔东开辟新根据地。红三军政委关向应找贺炳炎谈话,让他带十几个人到沿河县发展游击队。贺炳炎思想上背着包袱,嘴上就说:“我是‘自首分子’,哪能带兵嘛!”关向应耐心开导他:“我知道你受了委屈,但个人委屈与党和红军的前途比谁轻谁重?我们正处在困难的时候,需要你出来工作。”贺炳炎不再说什么了,带着十几个人连夜出发。

  贺炳炎是拉游击队的好手,以淇滩、凤翔一带为中心,发动群众,组建武装。同他一块下去的十几个人都被诬为“改组派”,现在有了干革命的机会,热情都很高,抓俘虏,缴枪支,很快拉起8支游击大队,在这个基础上成立了沿河独立团,贺炳炎任团长。不久,沿河独立团与由神兵武装改编的黔东纵队合编为黔东独立师,贺炳炎任师长。

  10月15日,贺炳炎引着红六军团参谋长李达带领的先头部队来见贺龙、关向应。10月24日,红三军与红六军团胜利会师。

  会师后,红三军恢复红二军团番号,贺炳炎的独立师被编入红二军团,原九师二十七团改为六师十八团,贺炳炎补了十八团团长的缺。

相关新闻
评论留言

已有20人参与  查看全部留言

用户名: 密 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