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金龙:维护首都良好形象 保障群众欢度国庆
·张德江、俞正声分别会见白俄罗斯总统卢卡申科
·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7周年 国务院举行国庆招待会
·中共中央举行纪念刘华清同志诞辰100周年座谈会
 数字党建 >>案例

从理想信念动摇 到纪律防线失守

——天津国际经济技术合作集团公司原党委副书记、总经理迟捷严重违纪问题剖析
2016-09-28 14:32来源:共产党员网作者:

 迟捷曾数次回忆起这样的场景——

  海风轻拂,水手们列队欢迎,船长在旁恭候,自己精心“设计”安排贵客登上渤海湾所辖企业的远洋国际客货邮轮,看着兴奋的客人、美丽的海景,顿感“倍儿有面子”:在这用餐,天津可是独一份儿!

  当然,在他落马之后,当时的种种志得意满尽数化为羞耻和悔恨。顶风违纪,公款上邮轮吃喝;心无戒惧,视党的纪律和规矩如儿戏。他也数次追问自己:我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

  而今,因严重违纪,迟捷已经被开除党籍。回过头再看这位曾经头顶光环的国企老总,可以发现,他之所以从一名“荣誉等身”的风云人物堕落成被人戳脊梁骨的腐败分子,关键在于理想信念的蜕变:从理想信念动摇,埋下隐患;到自我放纵,破规破纪;再到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群众观、法纪观全面扭曲坍塌,蜕变腐败,给自己酿了一杯无法言说的人生苦酒。

  理想信念动摇,埋下蜕变隐患

  迟捷的忏悔:学理论是为了给下面讲,为了给上面看,甚至是为了“进步”,为了显示“水平”,为了个人“爱好”。

  迟捷少年好学,青年奋斗,壮年汲汲于名利,中年贪欲大起,以致晚节不保,一生功业付之东流,关键在于理想信念出问题,以致党性沦丧,在逆境中消沉,在诱惑面前败下阵来。

  他上大学的时候,就多次研读《资本论》,多年以后,仍然记忆犹新。他书房里堆满了书,执纪人员随意翻阅,发现大部分书都做过笔记,“确实不是用来装点门面的”。

  凭着刻苦、踏实和炽热的报党报国情怀,迟捷备受组织器重,27岁就走上处级领导岗位,39岁被提拔为副局级领导干部,50岁成为天津国际经济技术合作集团公司党委副书记、总经理(正局级),成了天津国企中的知名人物。

  然而,随着年龄增长、职务提升,他不是涵养党性、砥砺心性,反而痴迷于权势,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以致理想在岁月中消磨,信念在应酬中弱化,学习也开始“名利化”“应付化”“被动化”,再也找不到当初钻研《资本论》的劲头。

  他以“学问大”自我标榜,学习党的领导人着作,中英文对照学,众人闻之惊叹,他表面不动声色,内心却极为得意;讲起理论来滔滔不绝、天花乱坠,沉醉在台下崇拜的目光中不能自拔,早就忘了为何而学。

  “我之所以犯错,很大程度上是学习不把自己摆进去,养成了学为仕途、学为粉饰的毛病。”落马后,迟捷忏悔说。

  2011年6月,迟捷在办公室突发大面积心梗,在“鬼门关”上走了一遭。大病之后,他自觉身体大损、意念灰蒙,拿出大把时间“研究”死亡问题。不仅工作中劲头一泻千里,更觉信仰迷茫,精神迷失,本就不牢固的理想信念更加动摇。

  特别是临近57、58岁时,他发现朋友日少、退休将至、人走茶凉的感触颇多。加之自觉身体不堪重负,恐怕时日无多,心中有了“趁早谋后路”的念头,面对外界诱惑,逐渐动起了“有权不用,过期作废”的心思,开始热衷于享乐和捞钱,一步步打开了严重违纪之门。

  点评:执纪人员告诉记者,在被审查的违纪党员领导干部中,学习到迟捷这种程度的也算少见。他的严重违纪,让人觉得可惜又可悲。

  迟捷案再次证明,理想的滑坡是最致命的滑坡,信念的动摇是最危险的动摇。迟捷早年信仰坚定时,视疾病如考验,虽大病多次、危及生命,仍发奋工作,朝气蓬勃;可一旦理想信念动摇,2011年一场大病就击垮了他,暮气沉沉,晚节不保。

  如果把迟捷的理想信念比作堤坝,那么在他醉心名利,学以为“仕”、学以为“饰”的时候,这道堤坝已经遍布裂痕,岌岌可危。可惜的是,他迷失于物欲之中,毫不自知、自省,为以后的严重违纪埋下隐患。

  鲜花掌声簇拥之时,即是自我放纵破规破纪之日

  迟捷的忏悔:我把这些成绩窃为己有,作为资本,骄傲自大,处理问题主观主义;接触干群官僚主义。时间长了,缺少了“扯袖子”的同志,没有了“敢红脸”的战友,规劝、批评声越来越少。

  迟捷任性专断,刚愎自用。2006年,他执掌天津国际经济技术合作集团公司后,准备调整公司主业,班子议而未决,多数同志持不同意见。他不是耐心地做思想工作,反而直接向上级提出:不调主业,我请调离。

  几经考虑,上级支持了他的意见。而事实证明,这次调整是正确的。此后10年,在迟捷的带领下,企业营业额从4000万元增长到80亿元,跻身中国服务业500强。迟捷本人也多次获得“天津市优秀企业家”“五一劳动奖章”“天津市劳动模范”等称号。

  骄人的成绩和耀眼的光环让迟捷自我感觉良好,觉得企业能取得这么大的成绩,全是自己的功劳,因而更加自负。在此后的班子会上,他屡次用此事做“谈资”,搞得曾经持不同意见的同志灰头土脸,久而久之,再没人敢提不同意见。

  熟悉迟捷的一些班子成员表示,迟捷独断专行,一言九鼎,“把集团党委书记当副职用、班子成员当下属使”。开会的时候,他说定就定,他不说话,所有人就得等着。

  与此同时,迟捷对党建工作的漠视也越来越严重。他不止一次地对党委书记讲,你们的工作都是虚的,还得靠业务。他学习理论、中央精神很少结合工作实际,更不结合思想实际,水过地皮湿,没有真学真信真用。精神之钙长期“不补”,以致其主观世界持续改造的“营养源”中断,理想信念渐成无源之水,愈发在现实中迷失。

  “听不进也听不到不同意见,失去了批评的镜子,不再识自己真实面目,必忘我失律。”迟捷后来忏悔说,理想信念根基倾覆,忠言益语绝耳,价值取向颠倒,使他的违纪成了必然。

  他严重违反组织纪律,通过手中权力为儿子“进步”铺路。其子尚未大学毕业,便将其录用至集团下属公司。工作不满两年,便公然将其提拔为集团中层干部(相当于副处级),上演了一出“老子领导儿子”的闹剧,影响恶劣。

  他严重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党的十八大后,他先后三次以业务需要为名,在下属企业的远洋国际客货邮轮上违规用公款吃喝,并安排私人游乐活动。该邮轮悬挂外国国旗,上船之前要先办出境手续,迟捷把这当成独特“优势”和最大“特色”,将公款吃喝之风“吹”到海上。他自以为在远洋国际客货邮轮上吃喝很“安全”,是天津独一份儿,感觉“很有面子,虚荣心得到极大满足”。殊不知,他的这种行为早已是公开的秘密,群众对此议论纷纷,影响极坏。

  点评:迟捷理想信念的堤坝本就不牢固,可他轻党建、轻学习,不补精神之“钙”,任其“千疮百孔”,结果政治上蜕变、经济上贪婪、作风上专横,破规破纪,令人慨叹。

  理想信念不是与生俱来的,更不是一朝形成永不褪色,关键在于不断地学习和实践,常补精神之“钙”。如果自以为是,不加重视,就容易惑于世俗、价值虚无、缺乏敬畏、底线崩塌,在各种腐朽思想的侵蚀下沉沦。党员干部不可不慎。

  “五观”扭曲坍塌,破纪破法蜕变腐败成为必然

  迟捷的忏悔:(我在)世界观、群众观、价值观、人生观、法纪观五个根本问题上全面蜕变,关关战败、关关失守、关关缴械、关关被擒,终至火烧连营,身败自焚。

  迟捷心高气傲,个性极强,事事不肯落于人后。早年的时候,醉心于工作,跟人比业绩、比能力,一心追求进步;功成名就之后,稍有放松,便禁不住外界的诱惑,跟人比待遇、比享受,内心开始萌发不平衡。

  他从市审计局调到天津物资集团工作后,“看到集团下属企业领导报酬高、花钱‘冲’、住房好;某某行业老总一年拿千万报酬”,心态极不平衡,觉得所得远不及付出,发出“后悔在机关干了多年”的感慨,开始收受红包礼金。

  特别是2011年大病之后,他信仰迷失,内心的失衡已无法控制,想着自己把企业从4000万带到80亿,“这是花几千万雇个老总也不一定干成的事,拿一些理所当然”,开始考虑“堤内损失堤外补”,心中更有了“当思治病养老,当虑早亡家忧”的念头,想趁着在位,为自己以后的生活“多做准备”。

  理想信念的坍塌、心理上的失衡,让迟捷拒腐防变的堤坝不堪重负,终于崩溃,以致其从破纪走向破法,堕入腐败深渊。

  迟捷有一老板朋友陈某,两人是多年的“牌友”,该老板曾多次要对他“表示表示”,迟捷都没有答应。2011年迟捷大病以后,同陈某交往开始增多,得知陈某也得过一场大病,两人的共同话语多了起来,交往更加频繁,迟捷逐渐将其视为“知己”。

  2014年的一天,陈某找到迟捷,希望迟捷在一个项目上“帮一把”,并表示将给他一定比例的好处。迟捷犹豫不定,内心挣扎。这时,陈某的一句话正中其软肋:咱俩身体都这样了,以后养老咋办啊!

  听闻此言,念及好处和多年情谊,迟捷不再迟疑,利用职权为陈某项目提供了“帮助”,从破纪走向违法犯罪,彻底沉沦。

  点评:迟捷在过60岁生日时,对自己违纪问题定下“基调”:若东窗安静,则养怡几年,寿归正寝;若东窗事发,则一语不言,命归囚室。接受组织调查后,经过执纪人员耐心细致地做思想工作,他负隅顽抗的心思瓦解,回想入党时的心潮澎湃,再看而今的身陷囹圄;回想党组织多年的教育培养,再看自己的肆意妄为,终于坦白悔过,痛哭失声,表示愿接受处罚,重启人生。

  理想信念出问题,必然百弊丛生。迟捷案再次提醒我们,理想信念从来不是虚的,来不得半点坐而论道、凌空蹈虚,惟有体现到一言一行、一举一动中,从落细、落小、落实上下功夫,方能放宽眼界、开阔心胸、坚定信念,在胜利和顺境时不骄傲不急躁,在困难和逆境时不消沉不动摇,炼就共产党员的“金刚不坏之身”。

 

 (责任编辑:沐风)

相关新闻
评论留言

已有20人参与  查看全部留言

用户名: 密 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