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金龙:维护首都良好形象 保障群众欢度国庆
·张德江、俞正声分别会见白俄罗斯总统卢卡申科
·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7周年 国务院举行国庆招待会
·中共中央举行纪念刘华清同志诞辰100周年座谈会
 党员园地 >>其他

“飞鲨”英雄情亦真

——追记海军某舰载航空兵部队一级飞行员张超烈士
2016-08-12 09:47来源:光明网作者:倪光辉

“提笔安天下,跨马定乾坤!”

在海军某舰载航空兵部队飞行员宿舍的一扇门上,记者看到了这样一句话。这是一位飞行员贴上去的。这句话上面,是一张年轻英俊的照片。这个怀着远大理想、看上去似乎有点“年少轻狂”的阳光男孩,曾经是一位驾驶舰载战斗机巡天蹈海的飞行员。

他叫张超,一级飞行员,护卫祖国海空的“飞鲨”英雄。在飞行训练时,因飞机突发电传故障,张超不幸以身殉职。近日我们来到这里,在部队战友和家人亲属的回忆中,我们追寻英烈,从另一个视角来敬慰英雄。

英雄眼里的“纯净小子”

同一个梦,冥冥中牵连着两位“海空英雄”。

一位是鼎鼎大名的“海空卫士”王伟,另一位则是从王伟生前所在团走出来的舰载机飞行英雄张超。

英雄跨越时空,惺惺相惜。

张超的大舅当过20年兵,张超就是在听着大舅讲的一个又一个战斗故事中长大的。英雄梦就是这样生根发芽。

2001年4月,得知海空卫士王伟在“中美撞机事件”中的英雄壮举,原本渴望当兵、渴望成为一名海空飞行员的张超,当即拍案而起,在为王伟英雄叫好的同时,他暗自立下誓言:一定要当一名像王伟一般的海空卫士,时刻守卫祖国的万里海空!

时隔8年之后的2009年7月,经过航校和部队的严苛训练,以优异成绩毕业的张超,毅然选择了“海空卫士”王伟生前所在部队——南海舰队航空兵某团。报到时,张超一句“我就是冲着王伟来的”豪言壮语,至今令许多战友印象深刻。

能在自己心中崇拜的英雄所在部队从军报国,张超内心满是自豪,全身满是动力。学英雄事迹,当英雄传人。在英雄精神引领下,张超先后出色完成两个机型改装,迅速成长为优秀的海军航空兵三代机飞行员。

“张超这小子,天生就是块干飞行的料!”2014年底,进行舰载战斗机飞行员考核选拔,舰载航空兵部队司令员戴明盟第一眼见到张超时如此感慨。

“他朴实阳光,眼神透彻,脸上总是挂着笑,很有亲和力。”“他那种期盼甚至带点乞求的眼神令我感动、让我心动,我就喜欢像他这样纯粹追求飞行事业的飞行员。”被誉为“航母舰载战斗机英雄试飞员”的戴明盟红着眼圈,动情地追忆。

张超见到戴明盟也特别激动,急切地说:“我非常仰慕您,特别想成为您光荣团队的一员!”

2015年初,已是单位飞行骨干、家属也特招入伍随队的张超,主动舍弃个人提升机会和安稳家庭生活,毅然来到舰载战斗机团。

战友口中的“暖男超哥”

“张超从来都是这样,他太痴心于飞行了,训练起来没日没夜,飞行起来无畏无惧。”说起训练,战友们认为张超是个“拼命三郎”,但在生活中,大家都亲切地称他为“暖男”“超哥”。

张超喜欢打篮球,打得很好。打球时,不管是对他犯规还是不小心碰撞,他从来不发脾气,总是笑呵呵的。

张超不会踢足球,但是只要组织踢球,他都会参加。他不上场,在旁边帮大家收拾衣物、拿水保障。大家感觉他像个邻家大哥。

在一起飞行时,张超对地勤官兵特别尊敬,总说“空勤地勤是一家,大家都是好兄弟”。一次会餐,张超以水代酒敬地勤人员,他说:“感谢地勤人员给我们维护飞机!感谢兄弟们的辛苦保障!”大家听了很感动。

张超有个习惯:每次起飞前和着陆停稳出舱前,他都会给地勤人员伸个“大拇指”。这个细节让大家感觉很温暖。事故发生后,一个地勤人员说,“真希望那次着陆,他能和往常一样,还向着我们伸一个大拇指,可没想到,这成了永远的回忆。”

张超是家里的独子,也是这个家庭的顶梁柱。张超父亲企业改制下岗,母亲身体不好,全家因拆迁长期租房居住。张超生活很节俭,这让朝夕相处的战友印象深刻。“他洗发水快用完时会兑点水再用几次,旧款剃须刀用了不知多少年,衣柜里只有几件军装和运动服,床下两个小箱子,鞋架上几双旧鞋,剩下就是书。他牺牲后,教导员让我整理他遗物,发现就只有这几样东西……”

和他同寝室的飞行员艾群一直不理解比自己小3岁的张超为什么这么费力攒钱。当张超把多年积攒的20万元一次性给父母在乡下建房子时,他才明白,这是张超的孝心。

“虽然他过得特别节俭,但对战友们却不抠门。休假回来,他会把妈妈做的腊鱼、萝卜干给我们分享,还从千里之外拖着一大行李箱老家特产‘酱板鸭’分发给大家尝。就在牺牲前10天,他让妻子寄了两盒‘君山银针’新茶,分给我们喝。现在茶未凉,他人却走了……”说起张超,战友们泣不成声。

“相守变永诀只是一瞬间,鲜活的面孔变成了怀念。我哭泣着呼唤你的名字,期盼你能给我只语片言。带着我的祝福我的牵挂,愿你在天堂里飞得更远……”团参谋长徐英含泪为张超写了一首100行的长诗,追忆他们曾经的点滴,寄托自己的哀思。

战友们说,张超虽然不在了,但他永远是舰载航空兵部队的一员。

家人乡亲心中的骄傲

“女儿很想你。”“没有办法不想念……”“与你分别78天了。你是否还能够感知这血染的荣誉?”……

打开张超微信的朋友圈,一字一句,一图一文,每天更新,好似他从未离开过。自从张超牺牲后,妻子张亚每天帮着张超更新着朋友圈,时而发一张女儿的图片,时而抒发自己的思念之情。

在海军南航飞行团时,妻子为支持他的飞行事业,辞去了国航空乘工作,特招入伍来到海南。2014年,可爱的女儿出生、父母也过来团聚,一家人其乐融融、幸福美满。

面对张超选择舰载战斗机,家人起初并不理解。父母劝他:“我们在电视上看过,航母上飞比陆地要难得多、也危险得多,你可要想清楚。”妻子问他:“一家人刚团聚,过得好好的,为什么要分开?”然而,他们也知道,这是张超热爱的事业,最终还是默默支持他。

今年4月,张超牺牲前,妻子张亚曾想来部队看看他。

张超到舰载航空兵部队一年多了,还没让张亚来过。每次张亚提出要来,他总说,“等我上完舰。舰载战斗机飞行员只有真正驾机在航母上起降了,才算得上是舰载战斗机飞行员。”

4月27日,张亚买好了第二天的火车票,跟张超约好,先去沈阳看朋友,再趁“五一”假期来部队看他。

那天晚上,张超平日里很准时的“平安”电话却迟迟没有来,张亚打了好多个过去也没人接。她有些心慌,往常只要白天飞行,张超都会打电话报平安。

但无论如何,张亚也没想到,挚爱海天飞行的丈夫已经走了。

张超和张亚有一个浪漫的约定——等他上舰那天,她要来部队共同见证梦想成真的一刻。张亚将会手捧鲜花,和两岁的女儿一道,迎接心中的“男神”凯旋!

可是,这个约定再也无法成为现实了。

在家人和乡亲的眼里,张超是个孝顺懂事的好孩子;在老师和同学的眼里,张超是个乐于助人、重情重义的好学生。张超上军校后发的第一个月110元津贴,只留了10元买洗漱用品,其余100元寄给了父母,父母至今都舍不得花,留着做纪念。他自己穿着旧皮鞋,把新发的皮鞋寄给父亲。每次回家探亲,他总是陪父母说笑,聊聊心爱的战机和未来的规划,告诉他们飞行是多么的快乐。

张超父亲张胜华是一名老党员,得知张超牺牲的消息后,张胜华第一句话就是:“孩子给组织添麻烦了,孩子给部队添麻烦了。”言语间,令人动容。


(责任编辑:刘晓东)


相关新闻
评论留言

已有20人参与  查看全部留言

用户名: 密 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