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金龙:维护首都良好形象 保障群众欢度国庆
·张德江、俞正声分别会见白俄罗斯总统卢卡申科
·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7周年 国务院举行国庆招待会
·中共中央举行纪念刘华清同志诞辰100周年座谈会
 党建综合 >>老革命说

回忆我和少奇相识结婚

2016-07-01 15:47来源:《新湘评论》2016年第06期作者:王光美

  1947年3月5日,担任朱老总秘书的黄华同志通知我,要我到少奇那里谈话。原来是我第一次见少奇的时候提出过,希望中央领导同志对我们这些青年给予帮助,他记住这件事了。

  到了枣园,我找到少奇的窑洞,周恩来同志正在同少奇谈话,让我等一等。一会儿,恩来同志谈完出来,热情地跟我打了个招呼。我进了少奇的窑洞,顺便看了看,觉得陈设很简单。谈话还是接着上次的话题,少奇给我讲了很多道理。

  这样说着说着,就到了吃中饭的时间。这天正好是星期日。我在王家坪吃中灶,星期日两顿饭,我是吃了第一顿饭出来的,第二顿饭要在下午才吃。但枣园的中央领导同志没有星期日,还是三顿饭。少奇见炊事员给他把饭端来了,就留我吃饭。我说:“我已经吃过了,你慢慢吃。我在这里等,可以看看你吃的什么。”当时我也是出于好奇心,就坐在沙发上没动。我看见他的饭菜很简单,好像只两碟菜,一碗米饭,很简单。

  和少奇谈过话以后,我又交了一份入党申请书。没过两天,得到通知,说胡宗南军要进攻延安,延安的机关必须撤退。在西柏坡重逢少奇。

  在1948年的三八节前后,我们结束了土改工作,回到了中共中央所在地西柏坡。有一次王炳南组织外事组舞会,少奇来了,在与我交谈时,他说了一句:“有空上我那玩。”

  有了这句话,我决定星期天去一次。但怎么去呢?我心想,我不能向领导请假说要去找某某中央领导同志,即使去了,他那里有岗哨,我这样的一般干部无缘无故也不让进。我就想了个办法,我跟我们的负责人柯柏年说,我有事要去西柏坡找一下赖祖烈同志。6月的一天,我先到了赖祖烈那里,对他说,少奇同志约我去一趟。赖祖烈没说什么,当即就把我送进了少奇办公和居住的小院。

  我一进去,少奇正在写东西,看见我来,马上站起来,说:“你真来了!”这次谈话时间比较长。后来,他表示了对我的好感,还说,他年纪比较大,工作很忙,又有孩子,要我好好考虑。我当时觉得这个人真有特点,一般人都愿意说自己怎么怎么好,他却光说缺点。我说:“年纪什么的我倒没往那考虑,只是在政治水平上我们差得太远,我和你在一起的话我不知道应该注意什么,而且我也不了解你过去的个人情况。”少奇回答我说:“应该注意什么问题,你去找一趟安子文同志;如果想了解我过去的历史,你去问李克农同志。”最后我特别问了一句:“我不知道你有没有其他婚姻关系?”少奇就说:“如果你想知道这方面的情况,你去问一下邓大姐。”

  说着说着,我觉得时间不早了,就问:“几点了?我该回去了。”

  少奇拉开抽屉,拿出一块表看了看说:“表不走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停的。”原来这个表早就坏了。看到这个情况,我心里触动了一下。我想:中央领导同志工作没日没夜,怎么连个好好的表都没有?我就说:“你怎么也不叫人帮助修一下?”他为难地说:“该叫谁呀?”我说:“你交给我吧!我帮你去修!”不久,我就托人把表修好,请我的领导王炳南转交给了少奇。

  少奇要我去找安子文等人,后来我还真的去了。安子文是中央组织部副部长,一上来就交待党的保密纪律,说:你和少奇同志在一起,不该知道的不问,不该看的不看,领导同志谈话你不要听,等等,好像我和少奇已经在一起了似的。

  反正在西柏坡的这一段,一来二往的,我们就确定了关系。但我向少奇提出:等我的入党申请批准以后再结婚。少奇同意。过了一段,我的入党申请批准了。

  决定结婚以后,少奇要我把行李搬到他那儿去。我对结婚还有点老观念。我问他:“我就这样搬到你这里,算是怎么回事?要不要到机关大食堂宣布一下?”少奇说不用,结婚就是两个人的事。

  1948年8月21日,少奇派他的卫士长来帮我搬行李。这天,外事组的同志们还做了一个大蛋糕,也一起带到了少奇那里。

  正好晚饭后食堂里有舞会,少奇和我都去了。毛主席、恩来同志都在。恩来同志特聪明,他见我们没有专门举行结婚仪式,就跟毛主席说:“咱们一起上少奇同志家,看看他们住的地方。”这样,我和少奇就陪着毛主席、恩来同志回来了。来了之后,主席、恩来、少奇在办公室谈话,几位女同志和我到另外一间屋切蛋糕。我们给主席、恩来、少奇每人切了一份。他们一面说说笑笑,一面吃蛋糕。毛主席还给他的女儿李讷要了一块带回去。

  我觉得,我和少奇同志结婚,说仪式也没仪式,因为我们从一开始就没打算举行什么仪式;说有仪式也有仪式,那天机关正好有舞会,很热闹,而且毛主席、恩来同志亲自登门祝贺。

  

(责任编辑:山成忠)


相关新闻
评论留言

已有20人参与  查看全部留言

用户名: 密 码: